凤凰于飞

风格格

首页 >> 凤凰于飞 >>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千年冥婚:棺中人 刑事技术档案 驱魔新人自救手册 他来时,月落星沉 超感应假说 凤凰于飞 夜半迷踪 郓城法医打包走 无戮游戏 表里世界[无限流]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[]

邪棺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三人先后走进胡同,胡同不长。最多也就十米,最里面两扇木板门,有些歪斜,看上去有些年头了。透过木门,里面有个不大的小院子,隐约还能看到几棵枯朽的小树……

越向里走,金凤脚步越沉,顺背包拽出几张符咒,金凤边走边撒……

“金凤没事吧?”于蜚眼看着金凤的脸色越来越白,心里知道,金凤是受邪气影响……金凤体质比常人敏锐,鬼婴和屠宰场的时候,也是如此。

勉强的点了点头,金凤头疼的裂开一样……这次的邪气尤为厉害,不同于以前的怨气,这次的是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……金凤连呼吸都很困难。若非有符咒挡下多数,金凤怕是想进这胡同都难……

好容易撑到大门口,金凤抓出一大把符咒,递给戎寒,“你跟影子人到胡同口等着……”

戎寒朝院子望了一眼,虽然看不出有什么异常,可看金凤的脸色……“你们注意安全,别硬来……实在不行,我们从长计议……”接过符咒,戎寒转身返回,也不知道戎寒小声说了句什么,只见地上,顿时涌起一片黑影……黑影跟着戎寒朝胡同口而去……

金凤依靠在墙边,滑坐到地上,“这邪气浓的异常……古槐你能行吗?”

于蜚凑到金凤身边,也坐在地上,将古槐放到面前,“古槐大叔,若是不行,你就别去了……”手空闲出来,正好把金凤搂进怀里,“坐我腿上,地上凉。”

金凤扑哧一笑,“都什么时候了……没事。”轻轻依靠在于蜚肩上,金凤调节着呼吸……

古槐半天没说话,涌动着身上的邪气,向院里探查,过了好一会才回话,“应该是没事,这的邪气似乎对我没兴趣……”古槐说着,涌出更多邪气,开始向小院里面进发……

金凤侧头,透过木板门的裂缝向里面观瞧,院子里就一间平房。看上去是一进三间的格局,距离不远,透过窗户上的玻璃隐约能看到屋里的一些摆设……

“你说这邪气是什么东西弄出来的?”于蜚也打量了这户人家,看上去极为普通……怎么就会有这么强的邪气,于蜚实在想不通。

金凤摇头,心里也没有想法,这邪气给人感觉阴暗至极,但是似乎并没有带有怨气或是煞气,只是如同黑暗一般的邪恶气息……这是金凤也无法理解的。

又过了好一会,古槐身上的邪气收敛了回来,“这屋里没有异常,空空的没有人,只是在西屋的地下,好像有什么东西……”古槐的邪气并不能强到可以穿墙入地,所以只能感觉出大概的位置……

地下?莫非是埋了什么作祟的古物?有东西在地下作祟,这个金凤以前听黄奶奶说过,在农村人口多了以后,为了不占用耕地,常常要开荒地或是坟地盖房建屋的……这样的地方,若是处理的不干净,确实会有后患……

可是这城里开发建设了好几番,地下有什么早挖出来了。“很深吗?”

古槐思索了一下,回道:“不浅,我虽然无法遁地搜查,不过浅层部分还是可以感知到的……估摸着,那东西至少在地下,五六尺以下……”

“三尺是一米,这么说快两米深……”于蜚一惊,这源头人一靠近就可能会中邪……若是在这么个地方挖掘,那岂不是很危险……

金凤皱着眉头想了一会,先不管地下那东西是什么,单就在两米深的地下,就对上面的人影响这么大……没个万全之策,就算挖出来,也无非是让这邪气扩散的更厉害……可是不挖出来,看个究竟,盲目的猜测也想不出对策啊……

“必须挖出来,左右少不了邪气,挖出来看清楚了再说……不管是邪物还是什么,总还是要毁了它的根源才有用……”金凤一咬站起身,朝着胡同口招了招手。

于蜚也起身,扶住金凤,“我去挖,等挖出来你再看,你身子刚好,这地方不能呆太久。”

于蜚话还没说完,一个黑影从地下跃出,“戎少爷问什么事?”黑影不高,胖乎乎的,蒙着脸声音有些尖细……一双鼠目眯着像是两条黑线……

金凤一愣,眼前这个影子人,看着好生眼熟,“你该不会是那个胖子吧?”金凤在地下密室抓住的影子人。

于蜚这会也想起来,“重案组的人还到处找你呢,想不到你在这呢……”

胖子扯下脸上的黑布,咧嘴笑了两声,“属下叫胖鼠……之前都是误会,我家少主让我暗中保护二位,谁想到金先生精明,我一靠近,就被您逮住了……”

金凤也不由的一笑,而后正色道:“你跟戎寒说,找几个阳气足的汉子,拿上挖掘的工具……邪气的源头就在西屋的地下……”

胖鼠听话眉头一皱,随即一点头,缩回了地下,眨眼的功夫,便回到了胡同口。戎寒这会正对着胡同端坐在一把太师椅上。

也就十几分钟,五个高壮的大汉,拎提着铁锹,铁铲。小跑着而来,胖鼠先一步从地下窜出,“这二位是金先生,和于先生。你们听着他们吩咐。”胖鼠给大汉交代完,跟金凤二人一点头,又缩回了地面。

金凤拽出一把符咒,递到大汉面前,“里面十分邪性,你们前胸后背都贴上符咒……”转向于蜚,金凤淡淡一笑,“这次听你的,我到胡同外面等着……你记着,也不要呆的太久,挖一会便出来休息一下……若是感觉不舒服,必须立刻出来。”

于蜚点头,“放心,我会小心的。”头一次被委以重任,于蜚腔子里满是热血。脸上甚至还挂上了自豪……看着大汉都贴好了符咒,于蜚领头推门走进了院里……

“古槐,你留在这,时刻注意这里面的动静,有情况就呼叫我……”将古槐挪到墙角,金凤说完,转身朝胡同口走去……并非金凤想让于蜚冒险,而是此时自己必须养精蓄锐,不然等到那东西挖出来了,自己这面精疲力尽了,那才是最要命的。

戎寒旁边,又放了一张太师椅,金凤跟戎寒并排而坐。“夏方青最近怎样?”

“好多了,不过灵力恢复的非常慢……”每次说到夏方青,戎寒脸上紧绷的线条都会柔和不少。

金凤点头,“最近天冷了,不方便出来走动。等开春以后,能多晒晒太阳想必好的快一些……”

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,可是目光都是盯着,正前方的小院……胡同不宽,视线被阻挡了一部分,只能看到房门正对的厅堂,左右的东西屋看不到。

不过能看到一个大汉每隔一会,便会用水桶往院子里移土……于蜚也听话的每隔一会,便到大门口休息一下,跟金凤远远的挥几下手,喊上几句话。

眼见着院子里堆起来了一个大土包。金凤心里估算着,时间差不多了……就在这时候,古槐传来感应,说情况不对,挖坑的大汉都晕了过去……于蜚也在此时从屋里跑了出来,一脸兴奋的在院里跟金凤挥手。

“戎寒,叫人多预备些驱邪的水,屋里的大汉都倒了,怕是中邪了……”金凤丢下一句,便朝胡同里跑去……散了一把符咒,金凤咬着牙冲进小院。

于蜚迎了过来,“挖到了,是个黑乎乎的东西,我刚一看到就过来给你报信……”

不等于蜚多说,金凤一把将于蜚推到大门口。“到胡同口等着……”说完,便一个箭步冲进房门。

于蜚跟大门口迟疑了一下,随即听到古槐说,里面的大汉都晕过去……所幸于蜚急着给金凤报信,出来的早,不然这会也躺下了……

于蜚后怕的朝里看,金凤已经冲进去了……没一会,胡同口传来一阵吵杂,戎寒带着一群人跑了过来……

金凤进屋向右,西屋。整个地面都被挖开了,近两米长,一米宽的一个大坑,坑碧四周是黑乎乎的泥土……跟古槐说的一样,挖坑的那五个大汉,都倒在了地上,似乎来得突然,有个大汉手上还是挖掘的动作……

靠近大坑,金凤就近抓住一个大汉,探手一摸,还有气息。只是印堂如今漆黑一片,邪气已然入体……

费力的拽上来一个大汉,金凤将其拖出西屋,放在房门口。戎寒这个时候,已经带人冲了过来,“把他们都抬出去,泡在驱邪的水里,动作要快……”

戎寒一点头,招呼人动手。十来个人一阵风的进屋,挖坑的大汉都被抬了出去。戎寒只在房门口呆了一会脚步就有些不稳,跟金凤说了一声,便退了出去……

回到西屋,金凤捡起一个被丢在地上的铁锹,蹲在坑边朝坑底试探,坑底黑乎乎的,连着一些泥土看不太清楚,铁锹铲下去,听声音像是木制的东西。前后都敲了几下……这东西个头不小,二米多长像是个木头箱子……长形的黑木头箱子,也不知是给黑泥染的,还是它原本就是黑的……

金凤冷汗下来了,因为心里似乎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……这不是箱子,而是……一口黑漆漆的木头棺材……

猛然一股黑气,从棺材里涌出,金凤侧身一避,丢了几张符咒下去……这黑气每隔一会便会涌出一些,金凤估算着,大概间隔二十几分钟……

围着大坑转了一圈,金凤眉头越皱皱深,自己想破头,也没想到,这寻常人家的地下,埋着这么一口大棺材……这附近虽然是老街,可是上数几代,这地方都是居民区,根本不可能有这东西……

建国初期便开始推行火化,而城市里实行的更早……这棺材少说也是百年前的……趁着黑气停息的空当,金凤一纵身跳了下去,虽然踩在棺材上,让人头皮有些发麻,可是金凤也顾不上许多了。

蹲下身,用手清掉棺材上残余的黑泥,金凤深吸一口气,双手按在漆黑的棺材板上,集中精神用感应探查……以前飘兄在的时候,总是飘兄来做的,因为金凤并不擅长感应……亦或者说,感应过分灵敏,容易受到干扰……

手掌下一片冰凉,根本感觉不出是木制的物件,感应里没有画面,下面一片安静,似乎跟这黑棺材一样,也是一片的漆黑……猛的一声巨响,从棺材里传来……金凤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向后一跃,手离开了棺材板……

那响声,似乎是撞击的声音……下面果然有东西,像是有什么活物……金凤谨慎起见,一跃跳出大坑。蹲在了坑边。瞄了一眼窗外,天已经黑了。

屋里虽然点了灯,可是小小的一颗灯泡,根本起不到作用……知道下面是口棺材,正常的处理办法,无非是开棺焚尸……或是直接连棺材一起焚烧……

可是无论是哪种办法,都不适宜现在操作,晚上阴盛阳衰,做这等事,最好的时间,是天白正午。艳阳高照阳气最盛之时……

掏出一把符咒散进坑里,金凤退到院里。于蜚一脸紧张的等在大门口。金凤皱着眉走过去,不等于蜚问,便回说:“那是口棺材……棺材里不管是什么,都绝非善类……”

至少百年的光景,那东西现在还能作祟……老话都说入土为安,都是扯淡……地上为阳,地下为阴。不干净的东西,埋土里跟把腐肉放冰箱里一样,时间越久越臭……

“棺材?”于蜚倒吸了一口气,跟屋里挖了半天,于蜚根本没看清下面是什么,有大汉铲子碰到,就喊挖到了……于蜚根本不及细看。“不会诈尸吧……”

金凤摇头,“不知道,棺材里面有响动,说明里面确实有东西……可是这会不适宜开棺……”谁能想到一个普通人家,炕头地下有棺材……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就这么放着?那不是任由邪气散布……

古槐这时候开了口,“臭小子,你若是有胆,直接把那东西弄出来一把火烧了……这会子邪气更浓了,若是放上一夜,这附近的人,怕是都会遭殃……”

金凤自然知道这个,可是……“算了,摊上了也躲不过去……”朝胡同口看,戎寒站在那,正往这边看。想来是看金凤出来,等着听信呢。

“抱上古槐……”金凤说完,先一步朝胡同口走去。

于蜚没耽搁,抱起古槐,紧跟其后。

“确实棘手……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放上一夜确实不妥,这一下午闹的动静不小,周围的住户都起了疑心,虽然戎寒以政府公干暂时压制了下来……

“我琢磨着,直接烧了省心,等一夜,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故……总之先把那东西抬出来……”金凤一狠心,做了决定。

戎寒点头,“若是棺材,想来个头不小,听你意思,那东西时不时的冒邪气……我看这样吧……”

戎寒办事就是利落,一个电话打出去,没一会,一台小型起重机远远的开了过来……

金凤跟于蜚看的目瞪口呆,“戎寒少爷,您真是个人物……”于蜚打趣道。

戎寒朝着于蜚似乎笑了一下,那笑容太不明显,于蜚心里莫名觉得,戎寒那表情更像是在威胁自己……

眼见着小型起重机,开到了眼前,戎寒过去跟司机低语了几句。起重机噪音不小,根本听不清。

“胡同太窄进不去,不过起重机的挂钩不短,一会先把西屋的窗户拽下来,然后只要用绳子套住棺材。起重机跟外面使劲,棺材就能从窗户拉出来……”戎寒说的云淡风轻,看向金凤,似乎征求金凤同意。

金凤不自然的一笑,“很好,非常好的办法……”靠到于蜚身上,金凤觉得眼前这个人,似乎比屋里那黑棺材还瘆人……

于蜚也不自觉的点着头,下意识的把金凤搂到了一边,心说,得跟这人保持距离……

没人有异议,戎寒便开始行动,一挥手,身后从地下跳出几个影子人。影子人身上都贴着金凤画的符咒,跟起重车上拿了绳子。几个人快速的朝胡同跑去……

绳子被绑在了窗户框子上,起重机就着位置,靠到了胡同口,吊头伸进了胡同……影子人绑好窗户,便将绳子一头挂到起重机吊头的钩子上……随着哗啦一声乱响,西屋的两扇窗户整个被拽了下来,许是房子年头久了,窗框四周的墙壁都给带下来了不少……

一个影子人回来报告说窗户好了,尺寸足够棺材出来……戎寒点头,挥手让影子人继续……

四个影子人跳进西屋,两人一组,一人负责撬动棺材,一人负责钉套环,转眼间,棺材四面被钉上了六个金属套环……绳子套进套环,影子人迅速退了出来……

起重机吊头先是向上,而后平拉……漆黑的棺材带着黑泥,浮出了大坑,而后被拉着靠向窗口……棺材晃动着似乎有些偏沉,斜着从窗口被拉了出来……

喜欢凤凰于飞请大家收藏:(m.kaixisy.com)凤凰于飞开心书院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朝为田舍郎 大国体育 农家科举之路 大佬的种田生活 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 灌篮高手之赤木来袭 千万种心动 无垠 游戏加载中 农门长姐有空间 快穿之BE专家 墓里躺了一千年 校花的贴身高手 透视小房东 海贼王之黑暗主宰 奇迹的碎片 邪龙道 帝妃临天 全能大佬又奶又凶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
经典收藏 死亡万花筒 雷霆行动[刑侦] 表里世界[无限流] 特别案件调查局 少女降头师 我,神兽,大佬必须打钱 卧底有毒:缉拿腹黑boss 别看我,我只是来修水管的![无限] 他来时,月落星沉 刺棘 凶案追击 穿进凶宅后我暴富了[无限]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以契为证 夜半迷踪 凤凰于飞 网络新聊斋 刑事技术档案 即刻逃脱 我在逃生游戏发红包
最近更新 少女降头师 刑事技术档案 他来时,月落星沉 无限剧本杀 夜半迷踪 冥夫,来战! 郓城法医打包走 无戮游戏 表里世界[无限流]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我的鬼神郎君 驱魔新人自救手册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特别调查组[刑侦] 给她讲的99个故事 重生成反派大佬的黑月光 破云 凤凰于飞 地球赎回中 卧底有毒:缉拿腹黑boss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