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于飞

风格格

首页 >> 凤凰于飞 >>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特别调查组[刑侦] 诡婳之说 重生成反派大佬的黑月光 刺棘 表里世界[无限流] 凤凰于飞 驱魔新人自救手册 以契为证 我在逃生游戏发红包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[]

引魂归体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夏方青两步就走了过来,拉着金凤一脸紧张的问道:“天魂怎么才能归体?你们在说什么,什么一什么百的?”虽然阿飘压低了声音,可如此近的距离,耳朵尖的夏方青自然是听的真真切切。

“没事,只要用灵力稍加引导便可。”金凤拍了拍夏方青的肩膀,转向小零,“飘兄,麻烦你先把小零和他的天魂找出来。”金凤说的他自然是指夏方青的恋人戎寒。

阿飘没再说话,仔细的四下搜索了一会,“左边第二排那个瓶子……”小零伸手指了一下。

金凤顺着小零指点的转头,可是刚一回身,小零猛的一个手刀,打上了金凤的后颈……

夏方青大惊失色,“你干什么……”一把接住了昏倒下来的金凤,夏方青戒备的看着小零。

小零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,哼笑了两声,“见闲事就管,一没办法就玩命……别人的命总比你的重要……你知不知道你的性格很让人讨厌……”小零低着头,紧盯着昏过去的金凤

“你……”夏方青更加迷惑,心里猜测着以为是小零从昏迷中清醒,又开始发狂袭人……可听了阿飘的话,总觉得有点不对劲,“可是归魂很有难度?”

小零点了点头,“自然是不轻松……一会你把金凤和小零送出去,剩下的事情我来……”

说着话,小零奔着左面柜子而去,拿起一个玻璃瓶子。透过圆柱的瓶身,清晰的可以看到里面装着一颗圆滚滚的光球。翻转瓶子,小零盯着瓶口上的木塞看了半天,那木塞上印着一个黑色的圆印。“竟然贴了封印……”

“什么封印?”夏方青把金凤安置到一旁的地下,凑到小零身边一同观瞧。

“困灵术的封印……”转向夏方青,阿飘不确定的问,“你可会破除这个?”

夏方青接过瓶子,仔细的看了看,“我们家传下来的方术不多……我试试看……”夏方青说着咬破了食指,连着血在瓶口的木塞上一抹……

噗的一声,木塞向上一鼓,小零赶忙拿过瓶子,“一会我会将他的天魂放出来……”小零使眼色,示意夏方青他说的是躺在木桌上的男人。“你守住门口。”

夏方青一点头,退到门口,关上门,用后背依靠着,眼神紧张的盯着木桌。

小零先朝金凤走去,坐到金凤身边。“我会从小零身上下来,附身到他身上,把天魂吸进去……”说着,小零打开木塞,而后便一歪头,停住了动作。

玻璃瓶里的光球,晃动着好像是要出来,不过,似乎一时找不到出口,瓶子被带动着左摇右晃……突然,平躺在木桌上的男人,坐了起来。动作有些机械的,活动了两下……随后,男人闭目盘膝,静坐了起来。

夏方青紧张的盯着男人,仔细的观察着男人的变化……小零手里的玻璃瓶晃动的更加激烈,继而,一点点升到了瓶口,然后,朝着盘坐在木桌上的男人飘去,最后停到了男人面前……

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,夏方青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惊动飘兄,打断了天魂归体……

男人远比小零要难附身,置身在其中,阿飘莫名的浑身刺痛,费力的集中灵力,牵引着男人的天魂,最后阿飘猛的一带,停在男人面前的天魂,一下子钻进了男人的额头……男人闭锁的气息瞬间重开,仰起头深深的吸进了一口气。

阿飘几乎是同时,被推了出来。“行了……”阿飘晃动着稳住身体,对夏方青说道。

夏方青一个箭步冲到男人面前,“戎寒……戎寒……”反复的叫着男人的名字,夏方青紧张的观察着男人的神情……男人的呼吸很平稳,像是睡着了一般,过了好一会,才缓缓睁开眼睛……

“青儿……”男人的声音低沉,十分的沙哑。戎寒刚从沉睡中醒来,还没有搞清状况。诧异的看着一脸泪水的夏方青,心疼的想要伸手去摸,可是浑身都很痛,肌肉紧紧的手臂根本抬不起来。

“你先别动,再缓缓……”夏方青摸了把眼泪,轻轻把男人放倒,双手灵活的上下移动,给男人做起了按摩。好一会才想起来阿飘,再抬头的时候,阿飘已经回到了小零身上,这会手里,又拿了另一个玻璃瓶子。

夏方青停下手里的动作,一吻落在戎寒额头,小声说道:“戎寒,你多躺会……”

见戎寒轻微的颔首,便走到小零面前,“谢谢你飘兄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……”夏方青一脸的感激。

“没事。”小零挥手打断,“这是小零的天魂,你帮我把封印打开……”

夏方青点头,故技重施,手指一挥,木塞便鼓了起来,小零的天魂归体相对的比较容易,阿飘跟小零灵魂相通,加上不是头一次附身,灵力运作的比较轻松。天魂只刚钻进小零的额头,小零便清醒了过来……

睁开眼睛的同时,眼泪也跟着下来了,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血,嘴里叨念着,半耳……原来,小零刚才虽然失去了天魂,被邪气操控了心神,可是内心还是明镜一样,发生的所有事都是知道的……

夏方青惊讶于小零恢复的神速,眼看着小零蹲到金凤身边,捂着脸呜呜的痛哭,却说不出安慰的话,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木桌上的戎寒,夏方青心里满是自责……若非自己的自私,小零也好,金凤也好,所有的人都本不应该经历如此……

“对不起……都是我害你们……”不等夏方青的话说完,于蜚推门走了进来……

本来于蜚带着老头出去,想找个地方把老头先关起了,然后就返回。可是才刚出了地下室,就被麻烦缠上了。

上面,不大的屠宰场里满满的都是人,原本被藏在迷阵的酉人,都显露了出来。而且都跟小零一样,失了魂,正发狂的互殴。于蜚跟夏方青的手下,好顿忙活这才将所有的失魂打晕制服,老头也交给了夏方青的手下看管……

谁想到,刚返回就看到金凤躺在地上……小零还蹲在一旁流眼泪的,于蜚心里不由得一紧。“金凤……”快步过去扶起金凤搂在了怀里,这才发现金凤只是晕过去了……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于蜚一脸紧张的看向夏方青。

“小蜚……我害死了半耳……”小零看到是于蜚,眼泪流的更凶了。

于蜚惊讶的盯着小零,眼神在小零脸上转了好几圈。进门就看到金凤躺在地上,于蜚并没有注意到小零的变化,虽然脸色还不是很好,但眼神已经恢复正常,额头上的黑青也褪去了……“小零?你是小零?你,你好了?飘兄呢?”

小零使劲的点着头,扑在金凤背上又哭了起来。

夏方青简单的跟于蜚解释了一下,“我想飘兄是不想金凤冒险,这才打晕了金凤……”

于蜚点头,心里总算松了口气,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于蜚四下里看了一眼,“还有这么多的天魂……就算是飘兄,一个个上身吸引天魂……”

夏方青没有回话,因为他心里知道,阴魂的灵力有限,恢复的又异常缓慢……

小零突然抬起头,抹着眼泪,传话道:“飘兄说,他没事。”

“怎么可能没事?飘兄不让金凤去做……他做不是一样有危险……”于蜚的语气有点急。

夏方青也是一脸的犹豫,“这样吧,你跟小零带着金凤和……”夏方青回眼往木桌上看,“和戎寒先出去,我的手下会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……其余的交给我跟飘兄……”

于蜚打横抱起金凤,欲言又止的看了夏方青一样便走了出去,不一会,于蜚返回,跟小零一起搀着戎寒走了出去。

阿飘晃悠着,跟屋里转了一圈,长叹了一口,“其他那些酉人,你手下可找到了?”

夏方青点着头把门带上,“有传感应过来,说都制服了……你真打算一个一个上他们的身?”

“不然你有其他办法?”

夏方青不语,看着阿飘的眼神里,有好些个内疚。

“不耽搁了,让你手下,按气息衰弱。一个一个把他们送过来……”

不一会,夏方青的手下,把上面制住的酉人,一个一个搬到了地下室,按着气息强弱并排摆在了外间的地上……

夏方青负责开启封印,阿飘负责引导天魂,每弄好一个酉人,夏方青的手下,便两人一组使用壁影遁快速的将人抬去医院……天魂归体以后只要休养几天,便会无事。只是,天魂脱离时间越短,恢复的越快,而有些个脱离久的……即便天魂归体,也再不会醒来……

时间很过就过去,外面,天已经黑了。而地下室躺的酉人,却毫无减少的迹象……

而此时,飘兄已然没有了人的形态,衰退的只剩下灵魂原始的光球模样……看着逐渐暗淡的阿飘,夏方青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“少主,他怕是……”夏方青的一个手下,忍不住出声。

夏方青低头不语。阿飘现在只剩下潜意识的行动,查看被搬过来的酉人,然后寻找该人的天魂,然后附身引导天魂归体……

就在夏方青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开启封印的时候,门被推开了。金凤被于蜚搀扶着走了进来……

“金凤,对不起……”夏方青一脸的痛苦,除了罪恶感,如今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动容……无论是阿飘亦或是金凤……

金凤长叹一口,朝阿飘走去。阿飘浮在空中,摇晃着躲着金凤,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,在躲避家长的惩罚……金凤随手拿起一个空瓶子,伸向阿飘,“进来。”口气不是请求,而是命令。

阿飘现在无法讲话,摇晃着像是在拒绝,不过最后,还是乖乖的进到了瓶子里。金凤将瓶子递给夏方青,“去掉你的灵力,把他封起来……”

夏方青一愣,随即动了起来,擦掉木塞上的血迹,猛的一掌按下去,木塞重新被封了回去。再抬头,夏方青不太敢正视金凤,迟疑着握着瓶子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轻轻推开于蜚,金凤靠在了木桌旁边,“你们都出去……所有人,躲远点。”

“金凤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于蜚心里十分不安,紧张凑过去,却被金凤推开了。

“出去吧。”金凤别过头,不去看于蜚。

于蜚还想说什么,被金凤止住,“出去。”金凤几乎是用吼的。

于蜚从来没看过如此的金凤,心跳的更加异常……

夏方青明白金凤要做什么,想说话,可是此时的语言过于苍白……挥手招呼身边的几个手下,夏方青低着头走了出去。

金凤回头,于蜚依旧站在那里。二人都没说话。因为彼此都知道对方想要说的,也都知道彼此的回答……

看着金凤将装着天魂的瓶子,一个一个码放到木桌上,于蜚也跟着动作了起来。不一会所有的瓶子都放在了桌上,金凤将手里最后一个放下,没抬头,轻声低语,“人活一世,得一知己足矣。而我金凤有幸,得了三个……小零和飘兄就拜托你了……”

这种遗言一般的话,于蜚根本没办法听下去,一个箭步冲过去紧紧的拥住金凤。“不许说这种话……不许……”

回抱住于蜚的腰,金凤眼泪掉了下来,“于蜚……于蜚……”心里有千言万语,但说不出来,反复的叫着于蜚的名字,金凤也不知道现在是种什么感觉。被不止一次包裹住的身体,传来熟悉的温度,脸颊贴附的臂膀,强壮踏实……

就这么拥抱着,金凤莫名的有了一种安心,哪怕下一秒……哪怕不再有下一秒……

唇贴在了一起,不知道是谁先靠过来,身体被抱的更紧,干裂的嘴唇被滋润着,渐渐的深入,口腔里弥漫着对方的味道,呼吸变的急促……

瞬间,金凤回复了理智,侧开头,不敢去看于蜚现在的表情……自己跟于蜚接吻了,不是以前那一次的蜻蜓点水,而是深入的,带着□□的……“于蜚……”金凤绯红了脸,不自在的扭动身体,想拉开距离。

捧住金凤的脸,于蜚有点强迫的让金凤跟自己对视,“不许躲开……”唇再一次压下,于蜚急切的探入舌尖,吸允翻转,反复的在金凤口中探寻……

许久,于蜚不舍的离开金凤的薄唇,眼神里装满了紧张,“告诉我,你不会有事……”

金凤淡淡的一笑,没有回答。

“告诉我……告诉我,你不会有事……哪怕……哪怕是谎言……”摇晃着金凤的肩膀,于蜚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,胸口憋闷的,压着些什么,一些熟悉又很陌生的东西……

推开于蜚,金凤朝向一边,“你,出去吧……当我求你……”金凤的声音颤抖着,有些沙哑。

于蜚伸手,停在了半空,最后落下……于蜚低着头,默默走出房间,脱力一般的依靠到门口的墙上,身体支撑不住,滑坐到地上,一同掉下来的,还有于蜚的眼泪……看着脚边躺了一地的酉人,于蜚一拳捶在地上,疼,但不是手,而是心……

良久,一股温暖的气息,从门缝中传了出来,连带的还有几束金黄色的光芒……轻轻的非常柔和仿佛是午后的那种暖暖的阳光……

门,突然打开,刺目的金光射了出来,充斥了整个房间,沾染的四壁全是金色的光晕……于蜚猛的站起身,冲到门口……“金凤……”撕心裂肺的叫声……房间里没有回应……

不管金光有多么的刺眼,于蜚依旧大睁着眼睛……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……

蓦然,数不清的光球伴随着金光从门里飘了出来,布满了整个房间,光球漂浮在空中,于蜚转头,光球一个个落下……每一个躺在地上的酉人,头上都停着一颗光球……

再回头,金光更加的猛烈,眼睛无法承受的闭合,于蜚断线一般的跌坐到地上,终于痛哭出声……

猛然间一股强烈的热风从门里飞冲而出,巨鸟一般形状的金光……宛如一只大鹏展翅的凤凰……一片金光灿烂,伴随着舞动散落下一片片耀眼的金羽……

振翅向上,耀眼的金凤凰冲出屋顶……穿破了空中浓厚的怨气,在空中鸣叫着盘旋,抖落的金羽,细雨一般落下带走了空中所有的浊气,最后变成细碎的金粉落下……

天空恢复了清澈,被遮盖的星辰闪露了出来……随着,一声惊天动地的鸣叫,金凤凰俯冲向下,夹带着炙热如火的光芒……

地下室,横躺了一地的酉人,相继睁开了眼睛。有几个甚至已经活动着站了起来……

里间小屋,木桌上是空空的瓶子。于蜚坐在桌下,怀里抱着金凤,金凤一脸的安详,闭着眼睛。脸上有片湿润……不是金凤的泪水,是于蜚。因为金凤的嘴角,弯弯的是微笑,金凤惯有的那种,淡淡的微笑……

喜欢凤凰于飞请大家收藏:(m.kaixisy.com)凤凰于飞开心书院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异世邪君 峡谷正能量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游戏当神豪 佳人在侧 重生八零之种田撩夫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剑宗旁门 犬之神[综]. 御兽诸天 开局成为RNG中单 嚣张狂妃要逆天 归途 爸,我错了,求你让我继承家业吧 大秦之铁血帝国 在恋爱综艺做导师 妖孽奶爸在都市 校花的贴身高手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极品全能狂医
经典收藏 驱魔新人自救手册 特别调查组[刑侦] 特别案件调查局 郓城法医打包走 我在逃生游戏发红包 重生成反派大佬的黑月光 给她讲的99个故事 地球赎回中 凶案追击 无戮游戏 诡婳之说 无限剧本杀 我,神兽,大佬必须打钱 死亡万花筒 雷霆行动[刑侦] 罪恶不赦 千年冥婚:棺中人 穿进凶宅后我暴富了[无限] 少女降头师 网络新聊斋
最近更新 超感应假说 郓城法医打包走 表里世界[无限流] 无限剧本杀 别看我,我只是来修水管的![无限] 破云 驱魔新人自救手册 前夫高能 重生成反派大佬的黑月光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他来时,月落星沉 无戮游戏 我的鬼神郎君 卧底有毒:缉拿腹黑boss 我在逃生游戏发红包 诡婳之说 少女降头师 攻玉 给她讲的99个故事 雷霆行动[刑侦]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