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于飞

风格格

首页 >> 凤凰于飞 >>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给她讲的99个故事 特别调查组[刑侦] 他来时,月落星沉 卧底有毒:缉拿腹黑boss 郓城法医打包走 无限剧本杀 凤凰于飞 我,神兽,大佬必须打钱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破云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[]

酉人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于蜚这还没美上一分钟,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咳嗽声,吓了一个激灵……顾不上什么脸红心跳的,于蜚一步上前,把金凤护到了身后。眼神十分紧张的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,眼皮连眨都不敢眨一下。生怕一个不小心,疏漏了什么,给金凤带来危险。至于自己,于蜚暂时还没考虑到。

正对着屠宰场的厂房,一溜好几间平房,于蜚来回看了好几次,半个人影都没有,就在于蜚有点要放松,以为是错觉的时候。

又是壁影遁……“三点方向,有个黑影。”金凤小声说了一句。

于蜚立刻打眼过去,没等看明白什么,刚才那声音又响了起来……

“两位厉害啊,找到这来了。看来那女人也失败了……”声音不大,但是足够清晰的送进于蜚跟金凤的耳朵,是个男人的声音,而且听上去还很年轻……

也失败了?金凤眯着眼睛琢磨着男人的话,这意思是除了那女人,另外还有一个?揉了揉太阳穴,周围怨气的干扰让金凤的脑袋没办法正常思考,昏沉沉的。

于蜚盯着金凤说的黑影,心里估算着距离……“你是什么人?”于蜚喊了一句。

男人几乎是立刻回话,口气还有些客气,“小弟,夏方青。”

夏方青?金凤心里念叨了几次,猛的一抬头,“莫非是山西夏方家的?”

不等于蜚侧头询问。自称夏方青的男人便接了话,“正是。”

金凤其实说的声音不大,近五米的距离……这家伙耳朵够尖的。“你既然是夏方家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金凤曾听黄奶奶提起过,山西的夏方家,是少有的方术大家,就算到现在也是有留下传人的……此人若真是夏方家后人,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?

“这个嘛……”夏方青呵呵一笑,“我其实是卧底,我已经成功打入敌人内部。”

金凤跟于蜚都是一愣,夏方青口气听上去似乎很是客气,甚至还有些诚恳。可此人是敌是友很难分清,单这藏匿在暗处的作为,于蜚打心里都没法相信。毕竟抓到的那个女人,可是杀人魔的同伙……这小子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。

“你若真是朋友,为何不现身出来见见?”金凤背后拉开了背包的拉链,符咒就在里面,随时可以抽取。

夏方青回了一句,好啊。

等金凤二人再看的时候,黑影已经不见。一个细高的男生,站到了二人不远的对面。

“我自觉还算有点帅气。”男生伸手,拨了一把乌黑的短发。

于蜚不自觉后退一步,背后莫名升起一股寒意……这个夏方青绝非善类,细长的眼睛异常犀利,眼神飘忽的邪气十足。

金凤强打起精神,站直了身子,走上前跟于蜚并肩,“适才你说敌人……不知道你说的敌人指的是什么人?”

“这个啊……不好说。”夏方青皱起眉头,一副苦思的模样,但是眼神里闪动的却是算计。“我觉得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

金凤哼笑两声,“据我所知,夏方家可一直都是名门正派,虽然隐于暗世,可作为的都是大义之事。”

“过誉了,夏方家不过是个普通人家,过的也是普通的日子……”夏方青摸了摸下巴,一脸看似平静的微笑,只是那微笑看的让人有些悚然。“所以啊,也不免俗的要为生计奔波嘛……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于蜚语气有些急躁,就这么对持着让于蜚倍感不安。

“字面的意思啊。”夏方青歪着脑袋,看向于蜚。“对了,我真的是卧底哦~~~~~不过……”夏方青咧嘴一个邪笑,“拿人钱财与人消灾……”

夏方青这面话音还没落,一阵寒风打着转划过……地上顿时多了好几个影子,金凤不由的脸色一变,竟有这么多会壁影遁之人……一把拽出些符咒,紧紧的捏在手里。“注意地面,背后不要挨着墙……”小声提醒于蜚。

金凤紧盯着夏方青,戒备着随时准备动手……

跟金凤的紧张备战不同,夏方青一脸的轻松,“我是人在曹营心在汉……不过,总要走走过场,好有个交代嘛……”眼看着夏方青不紧不慢的转身,蹲到了墙根下,等着看好戏一般的观望起来……

地上的黑影,越聚越多,跟地上来回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……金凤汗毛都竖了起来,“黑影交给我,你想办法冲到过去制住那小子……夏方家的人灵力强,但灵力越强本身体质越弱。”金凤用感应悄悄告诉于蜚……

于蜚握了握拳头,眼神死死的盯住夏方青……突然,夏方青合掌拍了两下……寒气立刻如刀一般朝金凤二人逼来,黑影涌动着如潮水一般……眨眼间金凤二人已被团团围住,十来个大汉鱼跃着从黑影的浪潮中跳出来。

金凤一把推开于蜚,手上抓的符咒顷刻燃烧了起来,用力一抛,符咒夹着火星四散……符咒对人虽然起不到攻击效果,但是对于金凤来说,如今可是有着救命的效果。

随着四散的符咒落地,金凤周围原本弥漫的怨气退散了大半,身上轻松了,金凤手脚自然利索多了,拳脚几个连动,就放到了几个大汉……只是大汉倒地便会立刻消隐进地面,回归阴影……莫名的金凤心里觉得有点奇怪……

于蜚一边挡着大汉的攻击,一边朝着夏方青就冲了过去,只是大汉如鬼魅一般缠人,你刚一个拳头过去将其击倒,便有第二个过来缠上你,只要你动作一个停顿,就会被地下从影子探出的手拽住……

算不上恶战,但金凤二人已经有些狼狈,上下仿佛无数双手,在跟你纠缠着,拉扯着你,反应稍慢一点,就会被拽的失了平衡……只是这些大汉始终只拉扯,没有使用任何武器,甚至连拳头都不曾使用……

多数的大汉都围着金凤,金凤喘着粗气,挥舞着拳头,脚步有些沉重,抬腿的力气都没了,那些大汉一波一波的涌上来,消耗着你的力气……就在金凤体力透支的前一秒,不远处传来哎呦一声怪叫。

黑影动作停止,跟断了电一般,最后一个个退回了地面,游动着消散了。金凤跟手臂上蹭了一把汗,打眼去看……原来是于蜚冲出了影子的包围,击倒了夏方青。于蜚这会正跨坐在夏方青腰上,那怪叫正是夏方青发出来的。

“轻点……不带打脸的……”夏方青双手捂着脸蛋,可怜兮兮盯着于蜚。

金凤晃悠悠的走了过去,“把他给我打成猪头。”这顿折腾的好悬没把金凤累死……不过似乎真如夏方青刚才说的,像是走了个过场。

于蜚抬手就要打……夏方青一脸哭相的大叫起来,“不要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“你这家伙……”于蜚一脸的黑线,拳头有点挥不下去,转向金凤脸上带着疑惑。

金凤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,折腾半天累个要死,这会好像自己还变成恶人了,“得了,甭跟他耽误时间……”虽然这夏方青来者不善,但似乎确实手下留情的,并未对自己跟于蜚下杀手。

若是不然,刚才那些大汉,随便一个拿着刀,这会便不是那夏方青倒在地上,而是自己跟于蜚横尸在地上了。

于蜚站起身,跟上金凤。朝屠宰场的厂房走去。二人没走几步,夏方青便撇着嘴跟了过来。“虽然我现在成了你们的人质,可是你们不可以再随便揍我。”夏方青幽怨的给了于蜚一眼。

“你自己跟过来的……还人质呢……”金凤没力气跟这个奇怪的家伙费口舌。

“就是。”于蜚拦住金凤的腰,看着一脸疲惫的金凤,于蜚心里很不好受。转向夏方青,于蜚口气十分不爽。“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?你哪头的?”

“我都说我是卧底嘛。”夏方青一脸的无辜。看的于蜚更加恶寒。

“卧底?那你派人跟踪我们,那女人还偷袭金凤……刚才还弄了那么一群人攻击我们。”于蜚有点后悔没把他打成猪头,又想起在酒店头一晚,“还有那天晚上的黑影也是你的人吧……”

夏方青撅着嘴,哼了一声,“反正,你们不是没死……我都说了走走过场,你瞧你手黑的,我下巴好悬没歪了。”

“再兜圈子打碎你下巴,赶紧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金凤有些不耐烦了,跨步进了厂房,里面一片漆黑。

夏方青停住脚步,又蹲了下来,“哼,你跟我耍横有啥用,我不过是个苦命的卧底。”夏方青摆手,招呼金凤跟于蜚也蹲下。

金凤无奈的蹲下身,轻叹了一口,“总之你就说,你在这出戏里跑的啥角吧。”你若说这夏方青没事,那肯定不能,至少现在看来,二次下密室抓的那胖子和那女人总跟这夏方青有着联系,还有在酒店的头一晚出现的那个影子……

“卧底。”夏方青一脸的正色,不过被一边红肿的脸,扯去了大部分的气氛,看着有点搞笑。

于蜚气结,好悬没一个白眼翻过去。

金凤扶着额头,耐心已经到达极限,“那个女人是你指使的?”

夏方青先是摇头,随后又点头,“起初不是,后来是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这话让金凤有点懵。

“她偷袭你不是我指使的,不过后来她跟你们回来是我指使的。”

“那谁指使的?”

“都说了不能说嘛。”夏方青没好气的白了金风一眼。

忍下想打死夏方青的冲动,金凤继续问,“有个会壁影遁的胖子……”

夏方青点着头笑了起来,“那胖子身手不错吧,他那人特逗……”

不等夏方青扯开话题,金凤一个爆栗敲在了夏方青头上,“你给我老实点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再废话我打死你。”兜来兜去的,金凤现在满头的雾水。

夏方青揉着脑袋,气鼓鼓的哼唧了半天,才缓缓说到。“反正,那个杀人魔我不认识,我打入敌人内部以后,听说他们要抓你,我发好心派那胖子去帮你……女人偷袭你我一点不知道,等我知道以后,就搅乱了那女人的记忆,故意让她跟踪你们,好把你们引过来。”

“这么说你还是好人喽?”金凤一脸的不屑,给了夏方青一个白眼。

“我都说我是卧底嘛。你们自己当我是坏人,我有啥办法。”摸着自己肿起来的脸,那意思,我这么个大好人,还平白挨了一拳。

“也就是说,在酒店出现的那个黑影跟密室里那个黑影是同一个人?那个胖子?”于蜚听着,捋顺着思路。

夏方青点头,“我让他暗中跟着你们,以防不时只需,顺便提醒你们要注意。不过女人似乎发现了胖子,所以胖子不敢多说什么。”

“那你知不道我朋友小零?顾小零。”和这些相比,金凤更关心小零不是也被卷入这场阴谋。

夏方青迟疑了一下,“他今年可是本命年?”

金凤一愣,跟于蜚对视了一眼,二人心里琢磨了起来,“小零今年25岁吧?应该不是本命年吧?”于蜚说道。

金凤赶忙摇头,“是。小零是本命年,北方人年纪算的虚岁……”看向夏方青,金凤声音有些颤抖,因为夏方青这么一问,金凤脑袋里划过了一些东西,“今年是鸡年,小零确实是本命年,而且……小零还是酉月酉日生人……”

小零的生日是农历八月19。用天干八格的算法,正是酉月酉日……如无意外小零搞不好还是刚巧的酉时出生……

夏方青无奈的摇晃着脑袋,“那抱歉了,我手下抓了百来个酉年酉月酉日酉时生人的……”

“这么说小零也在其中?”于蜚一把抓住夏方青的领子,“快说,小零在哪?你为什么要抓他,他们?”

“我是受雇于人,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。不过……绝非是好事。”

“你……”于蜚气结,抬手一拳就要挥出去。

金凤一把拉住于蜚,轻轻摇了摇头,“你们夏方家,就算在破落。也不会为了一点钱,而做这种事吧?”百来人……但凡能用上这么多,同一命格人的……从古至今绝没有好事过,大多都是为了某种禁术……

夏方青苦笑着点了点头,“我们夏方家,确实还不至于破落到要给他人卖命。”打量的眼神扫着金凤,“我有我的原因……想必你大概也猜到了,那人要做什么。”

知道夏方青后面还有话,金凤拉着于蜚静静的听着。

“你问过我在这出戏里跑的角色对吧,实话实说,我不过是个龙套。雇我那人,给了我一打名册,上面有地址照片。让我把这些人,神不知鬼不觉的抓来这里……”这对拥有一群影子人手下的夏方青来说,再简单不过了。

只是,不知道在抓第几个人的时候,夏方青猛然发现,自己抓的这些人,都是酉年酉月酉日酉时生的酉人……夏方家是方术大家,自然明白,这些酉人必然是用于什么邪门的禁术……

只是当一个影子人回来报告说,雇主领派了人手去杀一个叫金凤的人的时候,夏方青留了下心思。所以他派了个胖子过去,监视金凤,当然是在雇主不知情的前提下。可是不巧被偷袭金凤的女人发现,夏方青情急之下,这才改了女人的记忆……

雇主对并非酉人甚至有些普通的金凤下杀手,这一点让夏方青百思不得其解,最后,夏方青莫名的觉得,雇主似乎是忌惮着金凤什么……所以夏方青这才故意引金凤来此,想看看事情会不会因为金凤而有所改变。

可是刚才那么一试探,这个金凤无非就是懂点小伎俩……“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,不过在我看来,你身上似乎存在这一个变数……”

“变数?”金凤苦笑,“别说是你,就是我自己也自觉没什么大本事……这些先放一边,你告诉我,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这里是肯定的。不过具体地点我也不清楚……”

“这是什么意思?人是你抓的,你怎么会不知道?”虽然夏方青坦言一番,可是还有很多隐藏的部分,于蜚没办法立刻就信任夏方青。

“你说的确实不假,可是我抓来的人都丢进了这屋子。”夏方青指着厂房深处的黑暗,“这里面另有玄机,只要有人进去,定然是出不来的。”

“里面可是有幻境?”金凤皱着眉头猜测道。

夏方青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不擅用幻术。”实际上夏方家除了秘术壁影遁一直传下来,其他方术大多都流失了。

“于蜚,我不如我自己……”不等金凤说完,于蜚就插话打断,“别说什么你一个人进去,再危险我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偷生独活。”于蜚按着金凤的肩膀,语气十分肯定。

夏方青干咳几声打断,“真酸~~~”

撇了夏方青一眼,于蜚急于听金凤的答复。

金凤轻叹一口,点了点头。见夏方青也站起身,便好奇的问,“你也进去?”

夏方青咧嘴一笑,“我不是人质嘛,不想进去也得进去呗……”

喜欢凤凰于飞请大家收藏:(m.kaixisy.com)凤凰于飞开心书院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 从炮灰NPC开始称霸宇宙 我在灵点超神的日子[无限] 大国体育 庶女的后宅 爸,我错了,求你让我继承家业吧 神话级联盟 归途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继承亿万家产从失忆开始 影后有堵墙(GL) 大佬的种田生活 朝为田舍郎 穿成炮灰后我拿了团宠剧本 清穿四爷的老福晋 佳人在侧 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 1627崛起南海 极品全能狂医 唐残
经典收藏 即刻逃脱 夜半迷踪 罪恶不赦 地球赎回中 以契为证 刑事技术档案 无限剧本杀 郓城法医打包走 穿进凶宅后我暴富了[无限] 我在逃生游戏发红包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少女降头师 诡婳之说 特别案件调查局 攻玉 我的鬼神郎君 冥夫,来战! 千年冥婚:棺中人 雷霆行动[刑侦] 卧底有毒:缉拿腹黑boss
最近更新 我在逃生游戏发红包 冥夫,来战!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凶案追击 无限剧本杀 氪命学院 别看我,我只是来修水管的![无限] 少女降头师 卧底有毒:缉拿腹黑boss 罪恶不赦 攻玉 驱魔新人自救手册 我的鬼神郎君 穿进凶宅后我暴富了[无限] 地球赎回中 给她讲的99个故事 超感应假说 前夫高能 郓城法医打包走 凤凰于飞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