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于飞

风格格

首页 >> 凤凰于飞 >>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氪命学院 凶案追击 别看我,我只是来修水管的![无限] 无戮游戏 冥夫,来战! 重生成反派大佬的黑月光 超感应假说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夜半迷踪 死亡万花筒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[]

梦魇(上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小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看了眼床头的闹钟,指针伸展着,刚过七点。床头有张字条,是金凤走的时候写的。不自觉又想起金凤讲的故事。小零缩了缩脖子,困意顿时全消。

睡不着,就这么躺着也难受。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。小零简单冲了个澡,就出门觅食去了。可是等肚子饱了,小零也无聊了起来,心想着难得翘个班,想继续回家睡觉,可惜走惯腿了直接奔医院去了……谁叫小零家在医院附近呢。

走廊里,卫生员还在打扫,护士也开始给病房的患者测体温和血压。零星几个值班的护士,一脸倦色的跟小零打着招呼,随便问了一下,才知道。头夜被吓得够呛的齐主任,刚刚才回家休息了。夜班还没交班,小零也还算是在值班。

跟办公室呆了一会,随意翻起了病历。后来听说住院部折腾上了,就好奇的也去瞧了瞧。这一瞧不要紧,可把小零吓了个够呛。

和急诊这会的冷清不同,住院部的一个病房里。进进出出的好些人,仔细看了看门牌,于蜚……天啊,不是大前天进来的帅哥吗?

“这是怎么了?感冒还没好啊……”小零走进去,紧张的问。

可惜大家都在忙,没人顾得上他,于蜚的床前围着好几个医生,护士也里外的跑着。于蜚紧闭着双眼,满头都是大汗,身体还时不时的抽动。医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,小零插不上话。只能在一边干着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仿佛有阵烟雾一直在围绕着我,分不清楚身在何处。一个侧身,好友王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一脸严肃的看着我。好像在对我说着什么。

猛的,一股寒光打在我的背上。感觉告诉我,那是一个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。那双眼里满是怨恨和敌意,像是在痛斥,咒骂。我的心不受控的加速,脊背刺痛的冰凉。

王诺好像还在极力说着什么,似乎突然察觉到了我的异样,拉着我一直向前走。

我机械的迈着步子,回头想寻找那双眼的主人。可是周围的景色越来越模糊,只能隐约看到王诺的背影。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冒出一个感觉。那感觉是在告诉我,那双眼睛的主人。是我大学最要好的铁哥们——杨子琪。我用力的想着那眼神的含义,直到大脑传来裂开般的疼痛,还是无法想透。

雾气越来越浓,王诺最终也消失在了雾里。只留下一句低语,“小心杨子琪,他很危险,小心杨子琪……”反反复复在我耳边重复。

我的精神似乎开始游离,身体也好似漂浮了起来,分裂出了更多的画面。有大学时的片段,也有陌生的景物……

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,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拉着我,重复着喊着:“赵鹏新自杀了。”又一只手拉住了我,“赵鹏新失踪了一个星期。”猛的一个拉扯,又是一个看不清相貌的人,“赵鹏新和杨子琪打起来了……”

陌生人越来越多,到处都是伸出来的手。我被拉扯着,推搡着。大大小小的声音,时而低语时而尖锐的叫喊。我的耳朵开始嗡嗡作响。我试图捂上耳朵,试图躲开纠缠,可是刚一抬手就又被拉住……

画面终于定格,陌生人和嘈杂刺耳的声音终于消失。我的身体轻飘的随着雾气一同飘动着,似乎有风在我身边滑过,云彩在我的脚下飘荡。心情一下豁然开朗。

低头,一片葱绿的树林。小鸟莺歌着欢快的曲调。视野一点点下降,猛的下坠。身体像是被一股力量推了一把,我挣扎着想要大喊,想要停下,可是无论如何努力,依旧无法阻止下落。

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在了我的视野中,趴伏在地上。手伸着像是在抓够着什么……

那是……杨子琪?……那是我的铁哥们杨子琪?他为什么趴在地上,他睡着了?他摔倒了?他……死了,他死了。心底里一个声音这样告诉我……

我费劲的平衡漂浮的身体,想要靠近,伸手想要去拉子琪。我不相信子琪已经死了。我不相信这一切。这只是梦。没错,一切都是梦。我用力的大喊,用力的伸展手臂,我要清醒过来。

就算精疲力尽,我依然没有放弃。直到子琪的身影消失。四周变成了黑白,我被丢在了地面,四周围绕着我的,是老电影一样的画面。似乎在播放着什么……

王诺出现在了画面上,里面还有我。他叫着我的名字。拉住我摇晃着我的肩膀“于蜚,子琪和赵鹏新的死没有任何关系,我们都被骗了。”肩头传来的疼痛,让我怀疑自己的判断——我真的在做梦吗?

我越来越不懂,身体被固定一般的只能看着。王诺的脸在我面前越来越模糊,而画面里的我也突然不见了。画面变成了一片漆黑,就在我濒临绝望之时,我又看到我自己。

我在拼命地跑,跑回寝室,翻子琪的书架,翻他的抽屉……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但是最终却一无所获,画面中的我露出了失望的神情,而我越发的迷茫了……

“安痛定2ML,快。”医生焦急的朝护士喊道。随后又转身看向病床,“于蜚,于蜚。能不能听到。你坚持住。”

小零也焦急的转着圈,心里反复琢磨着。到底是怎么回事,于蜚到底是得了什么病……

“心跳140,节律不规整。血压130,90。”护士颤抖着声音报告道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抱膝躲在角落,恐怖从心里蔓延出来。雾气越来越沉重,阴沉的如同低气压一般,窒息的感觉。让我仿佛听到了死神的召唤……

我开始想念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。我担心着子琪的安危,回想着赵鹏新到底是谁。我急于想见王诺。我要问他到底都发生了什么……

心里突然一凉,像是有股冰冷的液体。从我的心里流出,疼痛的感觉让我想到是血,可是……

四周突然像没有了信号的电视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零星的几点光,有红有白。

导员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,他面无表情的告诉我,王诺退学了。我胸口越发的憋闷,有什么东西横在那里。我开始无法呼吸,眼前一片漆黑。在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已经置身于一滩湖水之中。

我被冰凉的湖水,一点点淹没。不是水在上涨,而是我在下沉。湖底像是有只黑手,将我慢慢的向下拉扯……身边都是流水的声音,湍急而又没有规则。仿佛四周都是下坠的瀑布……

突然,我听到了一个呼唤我的声音,那声音是如此的温暖,如此的焦急。我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,可是水声过于吵杂。像是有意在干扰着我。直到有一股力量在我的背后蒙的一推,我跟着水流不受控的下落……

就在我紧闭双眼,打算放弃一切的时候。一只手拉住了我。脚下踏实的感觉,让我知道我又回到了地面。我四处寻找那只手的主人。

回头之际,一个背影一闪而过。背影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视线,回头给了我一个鼓励的微笑。视线的模糊让我无法看清楚那人的容貌。只是一丝微风,带了股淡淡的清香……

“凤凰,值夜班,很累吧,一会妈妈给你做些好吃的,补补”

“还好了,我平时也很能熬夜的,不算什么,呵呵。”金凤边说边喝着水。

“我这就去市场上买菜,你躺会吧。”

“没事,妈,你等我一下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金凤说完便迅速的冲进洗手间。

金凤挽着妈妈的手臂,一路上聊着家常,精神奕奕的看不出一丝-倦色。

“来点什么菜,都是今早刚到的,很新鲜的。”卖菜的阿姨热情的招呼。

“就这个和这个吧。”金凤指了指。

买菜阿姨递给金凤菜的时候,金凤愣了一下,伸手抓了一把。“好险……”

卖菜的阿姨看着手里的袋子。“这呢。”疑惑的看了看金凤刚才伸到一边的手,心里泛着嘀咕。

“怎么了?什么好险?”金凤的妈妈疑惑的问道

金凤不想解释,“呵呵,没什么。”傻笑着应付过去。心说,就只当是日行一善吧。

病房里的小零松了口气,于蜚突然的停止了抽搐。刚才的种种,像是错觉一样。围着于蜚的医生也抹着汗。

于蜚依旧面色苍白,额头还有残留的汗水。利落的短发湿哒哒的贴在脸颊上。感觉整个人都瘦了一圈。好在情况似乎已经稳定。除了微皱的眉头,脸上的表情还算平稳。

小零悄悄收回视线,快步走进洗手间。于蜚的情况小零怎么想都觉得不对,所以这个时候……还是得找金凤。掏出电话,快速按着号码。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,“凤凰,你起了吗?”

“恩,起来了。正跟我妈逛街呢。你怎么不多睡会?”电话另一边的金凤悠哉的啃着刚买的苹果,说话时口齿不是很清楚。

“出大事了,你方便来一趟医院吗?”小零握着电话,声音不自觉压低了几分。

“哦?什么大事?”金凤不解,心说不会又是闹撞客吧,还是阿飘被发现了?这好容易翘个班……

“就是,昨天我跟你说住院部的那个。于蜚。他叫于蜚,他一直高发烧还抽搐个不停,刚才竟然突然好了。总之我也说不清,反正我就是感觉他的情况不对劲,非常不对劲。”

这么说确实有些不对,按说普通发烧感冒的。一个点滴下去。基本就能控制住,难道也撞了邪祟?真是多事之秋啊……“好吧。我过看看。大概20分钟吧。”金凤看了眼手表。

挂断电话,金凤抱歉的看向妈妈,“医院有点急事……”

“去吧,我做好了给你留着。”

金凤应了一声,便匆忙的朝菜场的出口跑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雾渐渐的散开了,我瘫坐在岸边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记忆杂乱又模糊,似幻似真的在心头环绕。起身想走出这幻境,刚一迈步景象就突然转变成了熟悉的街道。只是路人都像静止了异样,好像其他人的时间都停住了一般。

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响着,可是不管我多么的努力。还是听不清楚……肩膀越来越重,像是堆积着什么。不断的向我施加着压力。呼吸越来越困难,空气一下变得稀薄的感觉。喉咙突然一紧,一股冰凉的寒气直灌进我的体内……

我越是挣扎寒气灌的越猛烈,身体如冰冻一般。我开始窒息,意识也开始模糊……

金凤刚下计程车,就看到等在医院门口的小零,风风火火的向自己跑了过来。没等金凤开口询问,便被一把拉住,二人一口气冲上了住院部三楼。被焦急冲昏的小零根本不记得电梯的存在。

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来到,303病房。小零在门口偷偷的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于蜚。“就是他……”

原来是他。金凤淡淡一笑,跟小零点了点头,先一步跨进病房。

刹时,一股寒气直面扑来,金凤来不及环顾病房,目光就被悬浮在半空的一个模糊‘人形’吸引了过去。那‘人形’的四周像是裹了一层雾一般,影影晃晃的看不真切。

金凤不自觉靠近,轻轻吹了口气。雾气一点点散开,金凤顿时一愣,那隐于雾中的‘人形’竟然伸着双手,紧紧的掐在那个叫于蜚的脖子上……

金凤不急多想快步走到于蜚床前,不顾一旁忙碌的医生。高抬手从那‘人形’背后穿过,夸张的动作引得病房里所有人的注视。“哎呀,出了这么多汗呀。”手不自然下落,在于蜚额头佯装擦拭了几下。

金凤的手刚离开,于蜚便猛然睁开了眼睛。突然的让人不敢相信。除了知道内情的小零外,所有人都呆愣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……

于蜚缓慢的转动着眼珠,努力的看着,分辨着。无法确定这是现实,还是又到了某个虚幻的场景。若是梦,这次便过于真实。若是现实,为什么可以闻到,那救了自己的,淡淡的清香……

“我……”听到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,于蜚松了口气。心里确定了已经回到了现实,无边的梦魇已经退去。

医生和护士,一股脑的冲过来。作着检查,金凤得了空隙便溜了出去。躲在门口的小零,激动的将金凤拉到走廊的一角。天上有地上无的赞美着金凤,只光是谢谢就说了不下十遍。

金凤只得微笑着,按住小零的肩膀。这才止住了小零。

小零冷静下来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顿了一下。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凤凰,我就知道只有你可以救他。只是他……真的没事了吗?”得不到金凤的答案,小零始终无法安心。

只是刚刚开始……金凤无法直接说出口。只能宽慰的拍了拍小零的肩膀。“我尽量试试……很多事情,并非人力所能及。”至少那‘人形’不惜自己消失殆尽,拼尽全力想杀死于蜚……只这一点就有点麻烦。

自己已经救了他两次,第三次……金凤不敢确定,刚才在菜场跟老妈逛游的时候,金凤神游出去乱转,所谓神游就是放精神到体外去游荡,只留一部分心神支配身体。一是可以借由神游休养精神,二是到处视察一下,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来作乱。

金凤其实自己也不清楚,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本事,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。所以当他神游进入一片幻境的时候,下意识的就出手救了在迷茫的于蜚。

只是当时金凤并不知道,这个人是于蜚。完全是出于顺手。巧合的是这个于蜚,就是小零一直念叨着的帅哥,单这一点上,金凤只能说一句,缘,妙不可言……

小零对于超出常理的事情,懂的很少。听金凤有些为难的口气,心里一下凉了半截。“那有没有办法,让他不要那么痛苦?”小零的声音有些哽咽,眼圈有些发红。

金凤知道,小零并非完全因为于蜚长的帅气,而春心萌动。更多的是一颗温柔的医者之心。金凤实在不忍拒绝,便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泛黄的纸片,咬破手指在上面写写画画后,折成了一个三角形。

“放在他枕头下面。其他的再说吧。”说完便转身离开了。这保命符,总还是能让他抵挡一下那‘人形’的侵扰吧,金凤心说。

小零感激的看着金凤离开的背影,手里紧紧的握着金凤给的符咒。

喜欢凤凰于飞请大家收藏:(m.kaixisy.com)凤凰于飞开心书院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海贼之苟到大将 大秦之铁血帝国 妖孽奶爸在都市 1627崛起南海 斗罗大陆 庶女的后宅 福妻跃农门 一术镇天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大明逆子 灌篮高手之赤木来袭 重生西游 快穿之BE专家 犬之神[综]. 大医凌然 农门长姐有空间 唐残 太古星辰诀 爸,我错了,求你让我继承家业吧 朝为田舍郎
经典收藏 前夫高能 我,神兽,大佬必须打钱 刑事技术档案 破云 特别调查组[刑侦] 诡婳之说 冥夫,来战! 凤凰于飞 重生成反派大佬的黑月光 千年冥婚:棺中人 凶案追击 驱魔新人自救手册 我的鬼神郎君 死亡万花筒 即刻逃脱 雷霆行动[刑侦] 他来时,月落星沉 郓城法医打包走 地球赎回中 氪命学院
最近更新 冥夫,来战! 别看我,我只是来修水管的![无限] 网络新聊斋 罪恶不赦 表里世界[无限流] 即刻逃脱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雷霆行动[刑侦] 穿进凶宅后我暴富了[无限] 死亡万花筒 他来时,月落星沉 我,神兽,大佬必须打钱 刑事技术档案 郓城法医打包走 攻玉 卧底有毒:缉拿腹黑boss 特别调查组[刑侦] 前夫高能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氪命学院
凤凰于飞 风格格 - 凤凰于飞txt下载 - 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- 凤凰于飞全文阅读 -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